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期货宏观研究 > 文章 当前位置: 期货宏观研究 > 文章

渣打:美联储转鸽利好新兴市场 美国今年衰退可能性低

时间:2019-03-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2019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别下调2019、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2和0.1个百分点至3.5%和3.6%,IMF也认为贸易不确定性、英国脱欧、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等问题都是潜在的全球下行风险。随着全球增速放缓,美联储的立场也明显软化,暂停加息和缩表有望使得此前剧烈波动的金融市场和新兴市场国家暂获喘息。

  渣打银行董事会主席韦浩思(Jose Vinals)近日接受了第一财经的独家专访。韦浩思此前任IMF金融顾问兼货币与资本市场部主任,负责指导IMF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FSR)。在他看来,在全球增速预期放缓的背景下,“无疑美联储也会更加审慎和耐心,这对于新兴市场是利好,因为过快收紧货币政策会导致美元走强,从而使得新兴市场的融资环境进一步收紧。”

  令人担忧的是,在下一次衰退来临时,很可能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等都尚未退出量化宽松(QE),而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水平也远远低于历史均值,这也意味着,未来各国应对衰退的政策回旋空间在收窄。因此,韦浩思也强调,我们不能轻易破坏经济动能,“保持增长(growth preservation)是很重要的议题,各国需要避免做有害增长的事情,一些政治因素都导致增长承压,例如英国脱欧、贸易摩擦、意大利预算问题,因此各国政客需要扮演负责任的角色,降低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冲击。”

  IMF预计中国今明两年增长6.2%,渣打对2019年的预测则为6.4%,韦浩思认为增速放缓并不值得担忧,去杠杆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则是主要因素,但目前中国更加关注应对潜在风险、抑制影子银行,因此整个金融系统将会更加安全,“当然,中国也采取了财政刺激政策来缓冲经济的放缓。就目前来看,6.2%~6.4%的增速是非常理想的结果。”

  作为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国际银行,渣打银行将中国以及“一带一路”国家作为战略重点。韦浩思也表示,“一带一路”就是为了强化相关国家的互联互通,这将推动各国加大投资、拉动增长。此外,他也强调,“一带一路”项目也需要在很好的治理和指导原则下展开,“需要仔细衡量、测算成本收益比,尤其是要评估回报是否能够覆盖债务,在这一方面,像渣打这样的银行则能给出更专业的建议。”

  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发布,渣打更是在2月20日就宣布增设大湾区业务总监一职,加强银行在大湾区内的策略发展,以及更有效地统筹各个业务的跨境合作,来迎接大湾区所带来的重大机遇。他也称将支持大湾区的发展,并积极开拓大湾区内的业务。

  针对WTO改革以及中国的相关应对,韦浩思认为,中国应从改善市场准入上作出努力,此外包括补贴、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也可以在WTO框架下进行改善,这可以让中国更加开放、更具竞争力,并提升生产率和长期增速,这有利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美联储转鸽利好新兴市场

  第一财经:今年以来,美联储的态度明显转为鸽派。在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的背景下,如何看待美联储态度变化所带来的宏观影响?

  韦浩思:美联储强调,货币政策是数据依赖的(data-dependent),全球经济增速预测有所下调,IMF分别下调2019、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2和0.1个百分点至3.5%和3.6%,无疑美联储也会更加审慎和耐心,这对于新兴市场是利好,因为过快收紧货币政策会导致美元走强,从而使得新兴市场的融资环境进一步收紧。因此,目前的紧张态势有所缓解,一个耐心的美联储对其他国家而言都是好事。

  第一财经:不久前,市场上对美国经济有两种态度。一种观点认为,在今年下半年,经济和市场都会趋于稳定,因此下半年美联储会继续加息;但另一种观点则是,美国经济未来可能陷入衰退,因此美联储可能无法继续加息。

  韦浩思:我认为美国今年不太可能进入衰退。IMF最新的预测显示,2019、2020年美国经济都不会陷入衰退,IMF维持对美国2019、2020年2.5%和1.8%的增速预期不变。但是市场定价已经显示,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下降,甚至2020年会出现降息。

  第一财经:如何看待当前的金融市场情况?尽管市场情绪已经好转,但美股估值仍然较高。随着情绪好转,市场风险是否会再度加剧?

  韦浩思:市场上总是难免存在各类风险。贸易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风险逆转,包括欧洲的一系列问题,如英国脱欧、意大利预算问题等,中东、东亚等地区的风险也始终存在,这些风险必须纳入考量。当前美股估值的确不低,但比起市场估值的调整,我更担心的是全球债务积聚问题。系统性风险更值得关注,其实债市估值过高比股市风险更大,当长期利率大幅攀升时,很多债务人将因此受到打击,这也会影响全球增长前景。

  第一财经:美国的债务问题也比较严重,随着财政刺激政策的推行,美国债务的可持续性一直引发担忧。

  韦浩思:美国债务问题的确值得担忧。近期研究显示,公共部门债务已经成了发达经济体的普遍问题。危机后,各国的债务率都不断上升。

  政策空间收窄,应呵护增长

  第一财经:各国应对下一场衰退的政策空间也越来越有限。

  韦浩思:的确如此。因此保持增长(growth preservation)是很重要的议题,各国需要避免做有害增长的事情,一些政治因素都导致增长承压,例如英国脱欧、贸易摩擦、意大利预算问题,因此各国政治家需要扮演负责任的角色,降低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冲击。

  此外,现在政策回旋空间已经逐步下降。就货币政策而言,美联储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应对衰退。就历史而言,美联储需要降息约500个基点来应对衰退,但目前联邦基金利率仅2.25%~2.5%。此外,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非常庞大(从危机前的不到9000亿美元扩大至近4.5万亿美元),因此未来QE的空间以及QE的效应可能也会有限。

  同时,也正是因为债务水平上升,未来各国以逆周期的方式采取财政政策的空间也会收窄。这就更加说明,我们不能轻易破坏经济增长动能,因为政策空间已经收窄了,未来做逆周期管理的难度将加大,所以我们不应该破坏现在享受的全球经济复苏盛宴。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也需要各国加强合作,共同采取行动来应对挑战,这就要求保持多边主义精神的完好无损,这种合作精神在过去各国应对危机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加之目前各国国内的政策回旋空间都在下降,这也越发突出了多边主义精神的重要性,IMF如能有更多的资源,那么就能更好地帮助成员抗击下一次经济危机。

  第一财经:但目前全球化遭遇挑战,英国脱欧进程也成为担忧焦点。

  韦浩思:全球化的确需要改善,不乏观点认为全球化没有服务所有人,只是使得部分国家受益,各界也确实因此存在一些不满。全球化需要改善,各国也需要推出一些必要的政策,令全球化更加具有包容性。

  此外,就脱欧而言,我认为无协议脱欧将对经济产生负面作用,对欧盟和英国都是如此,我认为需要防止这一情况的发生,因此欧盟和英国之间需要建立一个建设性的关系。

  第一财经:在危机后,全球金融市场的结构也剧烈变化,影子银行的兴起已经是全球现象,资管机构也起到了更大作用,虽然银行业更加安全,但整个金融系统的脆弱性并没有明显下降,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韦浩思:其实,从过往危机的经验来看,市场的流动性是否充足十分重要。此外,当全球央行逐步退出QE,流动性将会持续收紧,随着货币政策收紧,未来市场的应对将越发重要。此外,我认为监管也需要有前瞻性,尤其是对于系统重要性机构。

  开拓“一带一路”和大湾区业务

  第一财经:2018年中国GDP增速为6.6%,这是过去28年来的新低。同时,IMF预计中国未来两年的增速将为6.2%。中国政府提出了6%~6.5%的增长区间,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数据?

  韦浩思: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预测,渣打的预测更高一些,但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增速介于6%~6.5%之间的确是非常合理的。重要的是,中国要持续转型,使得经济增长更加可持续,来避免经济未来剧烈放缓,因此增速降低意味着可持续性增强,现在的增长数字并不值得预警。增速放缓只是去杠杆进程下的自然表现,同时外部不确定性的影响也反映在了中国去年底的出口数据放缓之上。当然,中国也采取了财政刺激政策来缓冲经济的放缓。就目前来看,6.2%~6.4%的增速预期是非常理想的结果。

  第一财经:当前中国的增速的确仍然可观,但西方社会似乎对中国的情况较为担忧。比起经济增长数据,这是否与其他问题相关?

  韦浩思:我认为西方社会担心的是未来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因为两国在全球经济的占比太大了。其次,在西方社会,各界关心的是中国的金融风险是否可能对经济增速造成较大冲击,例如复杂的影子银行系统正在收缩,而其潜在影响可能会冲击到银行系统本身,因此金融风险也是海外的主要担忧之一,而不仅仅是针对经济增速放缓本身。

  我的观点则是,中国目前更加关注应对潜在风险,抑制影子银行,因此整个金融系统将会更加安全,这也让我对中国经济增长更加有信心。

  第一财经:中国也在持续推进金融开放,尤其是股票和债券市场。渣打将如何参与中国的金融开放?

  韦浩思:渣打在中国已经有超过160年的历史,我们的牌照也是最为齐全的。我们对中国具有长期承诺,也坚定看好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发展。我们非常高兴能为中国的金融开放作出贡献,带来国际专业的经验,我认为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发展而言是好事,一个具有活力的金融市场对整个经济而言至关重要,当然这也需要更为充分的监管。

  第一财经:中国目前也允许在华的外资金融机构获得控股地位。渣打对中国市场的布局是否有进一步的打算?

  韦浩思:我们将会持续加大对中国的投入。我们目前在中国的近30个城市设有网点,目前在中国的人员已经超过6000人。我们对目前的中国布局表示满意,其实渣打是2007年首批在中国实现法人化的国际银行之一,这就表示我们在中国拥有自己的银行,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第一财经:作为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国际银行,渣打银行将中国以及“一带一路”国家作为战略重点。但也有部分观点表示了对相关国家的债务问题的担忧。对此你有何看法?

  韦浩思:我认为“一带一路”就是为了强化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这将推动各国加大投资、拉动增长,这是很重要的。此外,“一带一路”项目也需要在很好的治理和指导原则下展开,需要仔细衡量、测算成本收益比,尤其是要评估回报是否能够覆盖债务。因此重要的是,项目在事前需要有一个很好的融资设计,例如渣打这样的银行也可以帮助相关国家作出更合理的融资安排,合理的项目设计和执行能够加大项目的回报。此外,我认为项目的风险治理是很重要的。如果能将上述问题处理得当,很多挑战都可以得到应对。

  第一财经:多数“一带一路”项目的融资利率较低,部分则是因为这些项目并不被看作商业项目,而是隐含了主权信用担保,这也可能导致债务结构不合理。

  韦浩思:的确可能存在这一问题,但更重要的在于项目的设计以及项目的执行,融资结构的设计需要更加合理,才能确保项目的回报可以覆盖债务,银行在这一方面也可以提供帮助。

  第一财经:让我们谈一谈2019年渣打的中国战略吧。

  韦浩思: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市场以及两地的互联互通是渣打业务重要的增长点,我们将持续加大对相关业务的投入。资本市场开放、人民币国际化也将带来众多机遇。

  此外,渣打一直致力于大湾区内各城市积极开拓业务,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将有利于加快大湾区内城市的互联互通及扩大跨境投资空间,客户对跨境金融服务需求及期望将大大提高,我们也会为大湾区的发展提供支持,为客户实现其目标的同时,渣打自身也将从中受益。

  第一财经:美国对世界贸易组织(WTO)颇有微词,但WTO的这一平台是中国和全球各国合作,并改革自身的一个重要平台。如何看待WTO改革?中国应该如何在WTO的框架下实现自身改革?

  韦浩思:我认为中国可以从改善市场准入上作出努力,此外包括补贴、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也可以在WTO框架下进行改善,这可以让中国更加开放、更具竞争力,并提升生产率和长期增速,这有利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同时,改革WTO也是很重要的议题,通过改革,WTO可以在应对争端、化解冲突方面变得更为灵活,在商务、服务、电子商务等领域扮演更大的角色,针对国有企业、补贴等方面的标准也应该更为明确。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在WTO框架下进行合作、改善问题,但同时也应该对WTO本身进行改革,这不仅对中国很重要,也对WTO的众多利益攸关方至关重要。

  责编:孙维维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张海营

上一篇:中泰宏观:美国将再次发生衰退?

下一篇:摩根大通:美国收益率曲线反转 市场开启强烈下行信号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